淅川旅游網

淅川旅游網

http://www.acceleratingep.com

索馬里在《小于一:無窮大的合作關系》里轉述過俞璐的解釋:“‘一加一小于一’,他們之間有一個比‘一’小的
菜單導航

明亮的星:詩的偉大,是瓷馬臨盆(胡桑)

作者:?大成 發布時間:?2022年08月13日 08:15:52

新刊 · 2022-4《收獲》| 明亮的星:詩的偉大,是瓷馬臨盆(胡桑)

2022-07-22 18:47 來源: 《收獲》文學雜志社

原標題:新刊 · 2022-4《收獲》| 明亮的星:詩的偉大,是瓷馬臨盆(胡桑)

明亮的星:詩的偉大,是瓷馬臨盆(胡桑)

俞璐,詩人、民謠音樂人?,F在上海從事電影工作

明亮的星:詩的偉大,是瓷馬臨盆(胡桑)

2022-4《收獲》專欄《明亮的星》

詩的偉大,是瓷馬臨盆

胡桑

2014年12月8日,民謠組合“小于一”發布了第一首歌曲《壹生》。這首歌的音樂幽深、遲緩,略帶蒼涼和絕望,又透露出神秘甚至詭異氣息。歌詞則冷峻而悠然,仿佛決心舍棄掉一切而前行。歌詞的開篇出現了一輛緩緩行駛的火車:

在森林深處有一列火車

它拖著長的煙去向遠方

在命運背后有一雙眼睛

它注視我,也注視你

年輕的姑娘你不要哭泣

為了死去的人自由地生活

記憶已經老去

還能有什么意義

我們就這么過一生吧

緊隨“火車”而來的,是命運背后的“一雙眼睛”。命運之眼對你我的“注視”,頃刻拉開了音樂空間,呈現出開闊、凜冽的意味。緊接著一句“為了死去的人自由地生活”似乎要放開了去抒情,然而接下來的歌詞又隨即將抒情克制住了,轉入虛無的喟嘆:“記憶已經老去/還能有什么意義/我們就這么過一生吧?!备柙~在氣息和節奏的把控上,在轉折的調度上,顯得得心應手。她的作者就是俞璐。

“小于一”組合橫空出世,迅速成為2015年度熱門民謠樂隊,躋身2015年豆瓣阿比鹿年度最受歡迎新人、微博音樂人年度十大最受歡迎新人、百度音樂獨立類年度最佳DEMO、網易音樂年度二十組代表性音樂人年終盤點。這個組合的成員其實就兩個人:俞璐和陳一鋒。在DEMO封面上,他們以森系裝飾亮相,并排而坐,神情冷淡,目光投向自己的前方,好像在凝視各自的虛無,一副要與時代主潮進行較量的樣子。他們兩人都有過各自的樂隊,這一次組合,激發出了他們各自的潛能。尤其對于俞璐而言,她內在的音樂記憶被激活了。索馬里在代表《鯉》雜志所做的專訪《小于一:無窮大的合作關系》中寫過:“2014年年底,和音樂人陳一鋒確定成立小于一樂隊之前,俞璐內心一直渴望一種音樂,能高于自己寫的那些詩句和段落,讓文字變成旋律,抵達聽覺、視覺,內在的一切。她喜歡法國哲學家齊奧朗的說法,我們揣著一生中從沒聽過的音樂,我們身上所有音樂的元素都是記憶,在我們還沒有名姓時就聽過一切?!焙螢橛洃??俞璐在一首短詩《漂流》里寫過“記憶”。這似乎是一種殘酷的“記憶”:

我的記憶有了新主人

它不辭而別,借口散步

遠離深淵下瀕死的我

俞璐對當代人的“深淵”狀態深有體悟。更準確地說,她把自己的內心視為自己的“深淵”。在她眼里,人類在當代已經喪失了控制自我的能力。所以,在《壹生》中,她毅然決然地吟唱:“記憶已經老去?!彼龘碛猩n老的記憶、亙古綿延的記憶、浩瀚的記憶。但她并不把記憶霸占為私有財產。記憶,不再是單個的主體在走向圓滿、成熟過程中日積月累而得的碎片和零件。換言之,記憶是她的“深淵”里涌現的自由,不依賴經驗的束縛。正如她所喜歡的哲學家齊奧朗所說:“唯一自由的精神,與存在和客體完全無關,只不斷增加自身的空虛?!?/span>

“小于一”的音樂獨特而復雜,歌詞極具文學性。其音樂性來自陳一鋒,文學性則來自于主唱俞璐。至于樂隊的名字顯然是對布羅茨基散文集《小于一》(Less Than One)的致敬。他們從各自名字里取了一個字,然后諧音組成了“小于一”。那么,“小”來自何處呢?“小”,大概構成了對宏大性和完整性的質疑,對同一性的超越。一個人可以小于“一”的存在。一個人可以小于“一”的生命。小于一,仿佛一場激烈的、決絕的對抗和消解運動。俞璐有一首詩名為《消解的人生》。在詩里,她將“消解”視為一種減法:

減去句式和修辭

減去“去”這個字

等于撳下復寫按鈕

——去去去去去去去

最終構成一個角度的問題

再減去羚羊的飛奔

羊群是壁龕里風化的石雕

那么加法呢

又是減的反面,減去負數的減

正像避免對話

交談反倒變得啰嗦

聲明:本媒體部分圖片、文章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聯系刪除。

2022年08月03日 20:24:10
2022年07月24日 02:05:30
2022年07月16日 06:01:47
乳奴小小极度催乳春药